首页 > 文化 > 人文天地 > 正文

此情可待成追忆!有多少人误读了这首诗

文章来源:杭州湾在线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6-24 14:07:43

原标题:此情可待成追忆!有多少人误读了这首诗

关于李商隐,什么诗句最最让人津津乐道?当之无愧是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”,而最大的误解也往往就在这里,一般人往往解作“这份感情可以等到日后追忆,而那个时候已经惘然”,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草率和无谓。

殊不知“可待”是“岂待”之意,正如辛弃疾“可堪回首”当释为“岂堪回首”,正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壮,是痛定思痛之后的不堪,也只有如此,无论此诗是言感情还是述壮志,也才有个彻头彻尾的解释。

除了这个大关节处,事实是自从《锦瑟》问世以来,关于它到底说得是什么,就一直聚讼纷纭。有那特别实诚的人认为就是在说锦瑟,指出中二联讲的就是锦瑟的“适、怨、清、和”(《艺苑卮言》),反对者不以为然,认定这就是讨论闺情,不要牵强附会,(《批点唐音》),又有后来者或认其为悼亡诗(朱彝尊),或认其为自伤平生之词(《唐诗鼓吹评注》)。

一千个人有一千首《锦瑟》,而未必每首锦瑟都能“曲尽其辞”。在新书《美玉生烟——叶嘉莹细讲李商隐》中,叶嘉莹先生为我们倾情品读了这首诗歌。

如何解读《锦瑟》本身?

锦瑟无端五十弦”,“无端”,就是诗眼。为什么“无端”就是诗眼?它的妙处就妙在这里,这首诗之所以活起来的两个字。如果只是一些名字的堆砌,什么“望帝”“杜鹃”“庄生”“蝴蝶”,就没有生命。可是,李商隐的诗之所以能够吸引人,就在他那些典故或者美丽的形象里面,他掌握了一个感觉。

我认为“无端”两个字说得真是好,真的是诗眼,因为你说弦乐的乐器,人家四弦的琵琶也能弹出很美丽的声音,甚至于后来的三弦也能弹出很美丽的声音,你为什么要有五十根弦?你为什么要做锦瑟?你为什么要做那最繁复的最珍贵的最美好的锦瑟?“无端”,“莫之为而为者,天也”。这是第一句的“无端”两个字,用得好。

第二句,“一弦一柱思华年”,“一弦一柱”,重复得好,每一根柱弹出来的,都是我对华年的回忆,“一弦一柱”啊,两个“一”字重复得好,那种缠绵、那种深切都由这两个字表现出来了。至于“庄生晓梦迷蝴蝶”一句,大家都知道,但是李商隐是说“晓梦”跟“迷”,李商隐的诗之所以吸引人,不只是词藻的美丽,而是能够用一些字眼把那个感觉传递出来,传达得非常深切。

“庄生晓梦迷蝴蝶”,写蝴蝶梦中的痴迷。“晓梦”,是写梦的短暂;至于“迷蝴蝶”,是写人生的虚幻、短暂,或者是如他在《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》那首长诗中所言的:“战功高后数文章,怜我秋斋梦蝴蝶。”是感激武宁军节度使卢弘止对他的知赏。所以,这个蝴蝶的美梦,是他对人生的种种的向往和追求。我曾经有过蝴蝶的美梦,不管是爱情还是仕宦,我也曾痴迷于其中,可是,这么快,我的梦就醒了。

李商隐年轻的时候,当然是有过——不管对于仕宦还是爱情——都曾经有过美梦,所以,他刻苦地读书求学,希望有朝一日,他真是能够实践他自己,所以,像他《安定城楼》说的:“永忆江湖归白发,欲回天地入扁舟。”他曾经有过这样的美梦。可是,那么短暂就破灭了——他刚刚考上进士,欣赏他的令孤楚就去世了;刚结了婚,正是美好的时候,马上就陷到党争里面去了,所以,庄生的这个梦,真是太短了,“庄生晓梦迷蝴蝶”,无论是理想或仕宦的美梦都那么快就破灭了。

“望帝春心托杜鹃”,“春心”,什么是春心?那种多情的、依恋的、追求的、向往的心,所以是“望帝春心”,虽然死了,那个感情依然还存在着,就是变成了非人类的杜鹃,它还在啼出鲜血,说“不如归去”。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”,你先不要说哪个是李卫公,哪个是令孤